KnitWarm @ HK01:香港品牌不鬥平 以品質取勝


那些年紡織及製衣業是香港製造業的命脈,其就業人口及生產總值更佔據整體製造業約四成,而在1980年更達到高峰,連帶的進出口貿易行業,就業人數合計達到46萬人,佔當年總就業人口近兩成。在上世紀七、八十年代,港產服裝出口量長踞世界之首。

隨着工廠北移,香港最後一家大型紗廠也於2014年倒閉。留在香港,仍主打香港製造的工廠只有寥寥數家,逢發織造公司是其中之一,公司在兩年多前成立了KnitWarm品牌,主打把獨家研發的智能發熱技術融入自家生產的紡織品當中。


KnitWarm採用了智能針織發熱技術,運用3D無縫針織編織成一系列智能發熱產品,只需連接細小的充電器,便能在短時間內產生最高攝氏40度熱力,產品更可連接手機應用程式,控制發熱功能。他們成立至今,已推出十多款產品,由眼罩、口罩、頸巾、腰帶,到外套、手腕帶,除了保暖,也有保健作用。

借助智能發熱技術,除了可做保暖產品,也能讓銀髮族及運動員當作保健產品。(鄭子峰攝)

從代工到建立品牌 不能劃地為牢

公司總監吳錦權透露公司以往主力做OEM(代工生產,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),廠方只負責生產程序,並不負責生產後的銷售。而當初推出KnitWarm,正是希望建立屬於自己的品牌及專注研發。兩者的比重過去是六四比,公司希望未來能夠逐漸把比重逆轉,將重心放在研發及開拓品牌上,畢竟代工生意在市場上的競爭者太多,利潤又少。堅持一織一布都在香港製造,背後更需要金錢與努力。

過去做代工生意,廠方角色較為被動,往往要等客人下單,廠方再考慮自己的技術與能力可否在限期內完成,才決定是否接單。因為疫情,全球經濟環境受到打擊,也難言疫情何時完結,更何況沒有人預料到經濟何時復蘇。故此,吳錦權與郭志雄都希望自家品牌與研發能夠慢慢取代其代工生意,由自己拿回營運的主導權。


KnitWarm從過去主力做代工生意,到今天研發新技術發展自己的品牌。圖左為郭志雄,旁為吳錦權。(鄭子峰攝)

不過,從過去接訂單生產,到現在自己一手一腳負責產品設計、生產、推廣及銷售,真的適應嗎?

「轉變很大,建立品牌要參與產品設計、生產及零售,還有市場推廣,與代工生意是兩件事來的,我們只能邊做邊學。現在回頭看,很慶幸的是早幾年便轉型(建立自己品牌及研發),因為代工生意的利潤愈來愈低,生存空間亦愈來愈小。以前的難處是每季要做很多新物料供客人選擇,也沒想過要為自己的產品取得專利,現在是不斷去做paper(文件)保障自己。」吳錦權說。在旁的另一總監郭志雄也認同:「以前是完成生產後,整件事便完了,現在是生產後才是一個『開始』。做代工生意是幫人做嫁衣裳。」

KnitWarm申請的專利技術正是從香港理工大學一項新研發的項目改良而成。從研發報告到正式投產,仍然有一段距離。當真正要把技術融入產品時,問題開始浮現。郭志雄解釋,「從學術研究到落地去做,過程不太理想。例如報告中提及產品的發熱功能,需要較大型的外置電。現在的電話只是那麼小,研究(不改良的話)難以落地。」故此,即使有現成的技術可用,他們還是用了一年多的時間作出改動,把產品的耗電量降低,藉此減少充電器的體積,又能不減發熱技術的成效。


從北移到堅守陣地 不會忘記初心

他們也不是沒想過在其他地方設廠,曾經短暫在內地發展,也曾經與泰國的廠房合作。不過兜兜轉轉,還是決定留在香港。

二人認為,香港製造品牌賣的是「品質」非「價錢」。(鄭子峰攝)

吳錦權回想起當時,「在七、八十年代,很多同業都去中國內地發展,我們都有去了解,坦白說,當時環境很混亂,大家都說問題很易解決,我卻覺得這麼容易解決的話,自己也很容易被解決。不出數年,北移的同業都開始自殺式割價去搶單。從那時開始,我們構思新意念,開始用其他廠不敢做的技術及物料,結果客人的反應踴躍。」

「曾經試過在國內生產,我們想做高端產品,但在內地製作的成品卻不太理想,並不是我們想要的效果。同時,我們計過數,發現兩地的成本並不是差得很遠,反而在內地做,成本或會上升。(為什麼呢?)我們不適應內地的工作狀況。在香港生產需要20人,在內地卻要動用上60人,工作進度卻不及香港。內地的人工又不斷上升,加上物流成本,所以最後只做了一段短時間便放棄。」

「我們也試過在泰國找當地的工廠合作,明明已經解釋了做法,對方也說沒問題,但到最後看樣辦,得出來的結果卻令人失望。」香港的成本較高,更不能只做低檔次的產品,因此要以高增值取勝。

郭志雄解釋,香港製造的優點不止在品質,還有效率。「因為減少了物流問題,也沒有文化差異。這邊廂講完,轉頭便能夠完成。所有行業,不論是代工生意或是什麼,客人找你去做,最緊要是以快取勝,因為客人找你的同時,也能找其他人去做,所以當你的response time(回應時間)夠短,別人才會找你。在更短的時間提供更優質的服務,便是必勝點。香港製造的優點正是如此。」

他接着說:「你做消費者就知道,由食物到日用品,我們香港製作的,不但是出口,就算是本地消費,也會被看高一線。即使在街市消費也會留意產地來源,如果是香港製造便會比較安心。這麼多年來能堅持留在香港製造的人都有一份執着,包括對品質的追求,或是對香港的情感。我帶KnitWarm的產品到海外,其他國家知道我們是香港做的就不會多問問題,他們對香港製造的標籤有一定信心。」

以他們今年推出的銀離子抗菌口罩為例,由起草到設計,再到完成第一試驗品,整段時間很短。年初香港的口罩供應非常短缺,當時公司不少員工均表示難以購入口罩,故郭吳兩人決定用工廠現成的布料設計一款防水又能防菌的口罩,於是一班同事便開始集思廣益。


因應年初口罩短缺的情況,他們急急忙忙在廠內找出適用的布料,設計並生產可重用口罩。這也是「香港製造」的其中一個優勢——效率。(鄭子峰攝)

吳錦權拿起手上的口罩說,這是推出的第六代產品,先後經過數次改良。由於看到市面上不少自家製的布口罩防菌功能不明,公司特意為產品進行測試,成功獲得BFE>90%認證。親自設計的他細心解釋口罩的結構,「外面一層是防水的羊毛布料,平常是應用在雪褸上,裏面選用純銀紗線,屬於天然的防菌材質。內層用上在魚鱗提煉出來、帶有骨膠原的長纖棉紗,有護膚作用。」

因為在香港設廠,口罩的雛型很快便生產出來給公司的同事試用。同事試戴後有不同的反饋,再慢慢作出改良。就如雛型口罩貼鼻位置用了普通鐵線,口罩洗過幾次便生銹,後來改用類似鐵線的記憶造型塑膠條。另外,口罩沒有分尺寸,而是靠兩邊掛耳的橡筋調整,讓用家就自己的面型自行調校。香港製造便是有這樣又快又準的效率。

不限於製造紡織品 技術也可外銷

抹走港製標籤以後,香港產品以後還能以怎樣的面貌向外宣傳?(鄭子峰攝)

當聽到美國有意更改所有香港進口美國的產品的生產地標籤時,他們不得已把一直希望做到的計劃推前,用他們的專利技術,與不同地區、行業合作。「除了做銷售產品的品牌外,也可以做一個技術品牌,將我們的技術license(授權)去其他工廠。我們現在正與加拿大的工廠商討,他們可以利用我們的技術,在加拿大當地生產,再將產品賣去美國。整個流程會快很多,問題也少很多。我們的品牌正慢慢步向國際,只是用了不同模式。雖然香港製作的產品出口去美國或會面對不少問題,但當我們的商品及技術在加拿大生產,從當地出口去美國便能解決問題。」

「我們不能只坐在這裏靜待,也要想辦法轉變求存。」郭志雄說。


撰文:林嘉淇


上文節錄自第238期《香港01》周報(2020年11月2日)《紡織廠商:見證舊工業進化史》。

https://www.hk01.com/周報/544680/港製標籤消失-二-拒北移紡織廠-香港品牌不鬥平-以品質取勝?fbclid=IwAR1GYeMSxsuNCcxRXZfTCAWjJpxpuQb6mB2kdbQpu30lEdTO2Piwj6MU9lk


Recent Posts
Archive
Search By Tags
Follow Us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  • Twitter Basic Square
  • Google+ Basic Square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  • Instagram - White Circle
  • LinkedIn - White Circle
  • Twitter - White Circle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Knit Warm has been filed patent protection application.